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菊韵小说叛国者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09: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门铃响了。打开门,门外是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双方略一打量,未及搭话那人扔下皮箱就把我抱住了。     这人是谁呢?     那人叫声大哥,摘去眼镜让我认。“还认识我吗?我们分别整整四十年了!”他说:“我是轩爱中!”     “你是谁?!”扶住他的肩头,我仔细端详他。眼睛还是那双眼睛,只是多了鱼尾纹,眼眸已不如少年时清澈,多了沉稳和隐伤,眉毛还是那么油黑发亮,服贴地卧在镜片的上端……     我把他让进客厅。坐好,转身将门闭上、又去拉窗帘。他说:“大哥,我是回来参加四川地震抢险的,您坐下,坐下说话,”     说实话,我当时的心情又激动、又惶恐!因为他是个“叛国者。”     我坐下。他从包里取出一张报纸让我看。摊开报纸,迎面是张大照片。照片上是位身着白衣的医生,医生肃穆的神情中透着疲倦,那是他。旁边是半版文章,作者姓名的前边注着“新华社记者”的头衔。文题是用一号黑体字,印着:爱国华侨轩爱中 泪洒汶川救援记     匆忙间,我只能把文章大略地浏览一下,文章的意思是说他在四川地震抢险中诸多感人的事迹!我这才把悬起的心和报纸一同放下了。我明白,他让我看报纸的用心不就是让我放心吗!一时间,又为自己刚才的惊慌失措窘在那里了。这时他说话了:“四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呀!”“真快!”我接道。“大哥没想到我能回来吧?”     “没想到!真没想到。”我感慨着。     “我离开后没听到有关我的传闻吗?”他问。     我说:“听到过。不过,那些消息都不准!”     “是说我被打死了,对吧?”他递给我一支烟。我接了,他又给我点火。     “是。说你在过边境的时候,出事了!”我不想提那些过去的事情了,那些往事太沉重,便把话题引到当下,问他:“你现在是医生了?你在哪个国家居住?”他微笑着点头,说:“是。我是医生。”说“我曾经在许多国家待过,大陆改革开放后我回到了香港,再也没动过!”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笑说:“老也老了,不动了。我现在是香港红十字会救援中心的主刀医生,这次四川大地震,我是个报名参加救援的!”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瞅见报纸上一个小标题,标题是:一下飞机便跪吻土地。他注意到了,神情一下凝重起来,深深地吸口香烟,又将烟雾缓缓地吐出来,说:“想家啊!尽管这里已经没有我的家了,可还是想,想老师,想同学,想你家的杨伯父杨妈妈!”说到这儿他抬起头,问我:“二位老人家在哪里?他们还好吧?”我对他说:“家父零四年去世了,母亲是去年走的。”他捂着脸默了一会儿,问道:“老人的遗像在哪里?”我领他走到中间的房子里,这间房子是老人生前的卧室。一进屋,父母亲的遗像并排摆放在书案上,相框上依旧罩着黑纱。轩爱中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然后跪下去……     我们重新回到客厅。他擦去面颊上的泪水。他说:“我来晚了,倘若去年我能回来,我还能见到杨妈妈!杨妈妈对我母亲,对我们家照顾得太好了,我不会忘记!”     我们的谈话结束在一家饭店里,分别时已经晚上十点了。约好第二天仍在这家饭店他和同学们聚会——在我们谈话的间隙,我已经委托班长,请他通知大家了!     轩爱中的出现是我始料不及的,谁能想到一个“死”去四十年的人能够复生?能够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我能想见明天的聚会会是什么样子!今天与班长通话就是例子,两个人话都通了,班长仍不信,让他把电话给我,骂我是不是得了妄想症?直到轩爱中失声痛哭他才信。他说他要把这个秘密一直保留到一刻,把这个惊喜留给大家。聚会的理由嘛就说是我的长篇小说出版了,我要宴请老同学!     直到这时我才清楚,这个“惊喜”是多么危险!因为在明天所见的同学中,就有轩爱中不共戴天的仇人祁东彪。这件事还得从1968年说起。     文革的第三年,如当时报纸所言,“革命的烈火摧枯拉朽,如火如荼!”当年,轩爱中的父母亲和我的母亲同在一所大学的医院里共事。轩爱中姊妹三人。分别叫轩爱中、轩爱国、小妹叫轩好。艾阿姨和我母亲在一个科室,又都是56年支援大西北从上海迁来的,彼此走得很近。可是万万没想到,轩医生有历史问题:解放前他曾在国民党军队里干过,是陈毅战上海时俘虏过来的。解放过来的轩医生成了解放军的军医。建国后才转到大学当校医。现在揪出来了。红卫兵批斗他,让他弯腰他弯腰,让他跪下他跪下,问他是不是国民党的特务?他说不是,他是解放过来的。红卫兵说:“你是国民党撤退前安排好了的,你的被俘,实际上就是为了混入我军窃取情报!说,你给台湾送出去什么情报?”“没有没有,没有的事。”“不说?那就专政!”“专政”就是打。说实话,文革中大学生打人没有高中生,中专生下手狠。后来轮到附中的红卫兵上阵,这块“硬骨头”才被附中的“红恐队”拿下!“红恐队”在西京“阶级敌人”闻风丧胆。红恐队全是由干部子女组成的。在红恐队员大皮带的轮番抽打下,轩医生几番死去活来,后来问啥招啥:“是不是特务?”“是。”“怎么联络?”“放风筝。”“放风筝?”“要见面时放红的,不能见时放黑的。”这时有人告诉队长:“轩爱中是他儿子!”队长祁东彪一听来劲了,喊道:“把狗崽子抓来!一块儿审!”轩医生闻言,颤如筛糠,不断求饶……     就在那天晚上,轩医生失踪了。一月后,到阳历六月,气温已经升高,楼里有人闻见天花板上(是隔热层)恶臭熏人,搬来梯子一瞧,上面吊着一个人。     这人正是轩医生。     按当时的说法,他的死“轻如鸿毛”,他是“带着花岗岩的脑袋见上帝去了!”是“自绝于人民”!     艾医生送走丈夫,自己也被揪出了。罪名是“国民党特务的臭老婆!”“红恐队”把艾医生穿过的高跟鞋挂在她脖上,把她的头剃成一半净光一半留毛的“阴阳头”……     一天接一天的批斗,艾医生被折磨得如同鬼样。母亲怕她再出意外,总是趁人不在时宽慰她,让她想开。艾医生说:“我不会死,我还有孩子,那是老轩的孩子,我得对起他!”母亲便想方设法给她家送吃的,米啦面啦油啦,那时一人一月只有四两油,母亲便把猪肠里的花油熬成猪油给送去。紧要的是把她的小女儿轩好接到我家养着。母亲生怕这娃儿看见她妈妈被揪斗,受刺激。可是,鬼门关前,艾医生还是没能熬过去。她割腕自杀。弥留时她给母亲打电话,让母亲把她身上的信交给她的长子轩爱中!母亲知道不好,叫了人一起往三楼跑,等赶到时,已经晚了。艾医生已经从窗子爬了出去……之后,二儿子轩爱国“偷渡国境”被打死。轩爱中晚上偷听敌台——那时家家都有收音机。收音机的短波波段几乎全是来自外面的消息。“当权派”为了防止人们偷听,采用大功率电波进行干扰。但还是有人听。轩爱中想知道弟弟跑出去没有,半夜拧开收音机,随着短波指示线的移动,机子里发出嘈杂剧烈的声响,有时能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这里是台北广播电台,大陆的兄弟姐妹们……”     他没能找到弟弟的回音。他意识到弟弟可能回不来了,尽管爱国出走时身上没带任何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但是,只要给他照张照片发下去,迟早当地派出所会认出他来!那么他轩爱中的命运……他不能等死。他把轩好送到上海的姨妈家之后,也不见了。     现在从他的口中才知道,他和红卫兵跑到越南去了。那时大陆正“抗美援越”——有不少红卫兵跑过去要和美帝国主义决一死战!轩爱中跑过去,不幸落入西贡(南越首府)份子手中,他对人家讲他是香港人,他的姑妈叫什么什么,当时滞留在西贡的香港人很多,一了解,香港果然有这个人。轩爱中的姑妈是名人,经常上电视。人家才放了他。他去了香港,然后从香港又去了印度尼西亚,菲律宾……     轩爱中失踪后西京关于他的传说很多,但多的还是说他被打死了。我望着母亲的遗像,告诉她老人家艾医生的儿子轩爱中回来了!母亲向我微笑着,仿佛有话要说。一激灵,突然想起母亲辞世前交给我的那封信了。母亲吩咐说:“轩医生还有一个女儿叫轩好。在上海。如果你能见到她,把这封信交给她吧,这是她妈妈跳楼前交代我的事!”     我翻出那封信。那是一个牛皮纸做成的极普通的信封,不平常的是信封上有段“指示”。信封从未启封,这让我很欣慰。第二天一早我赶到宾馆去见轩爱中,他开的门,脸上有肥皂沫,我坐在房间里同他交谈,有一句无一句的,他刮胡子不方便。我说:“爱中,过去的事忘了吧!鲁迅先生不是说‘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吗?”他问我:“你什么意思?今天见面的还有别人吗?”他忘了红恐队了?还是红恐队审问轩医生的事他压根就不知道?我心里正忐忑不安,他从卫生间走出来,问我:“祁东彪现在做什么?今天他会来吗?”我一听,紧张极了。祁东彪正是当年拷问他父亲的“主审官”。他和轩爱中是一个班的同学,弄不好今天他就在!     我把信交给他,并向他说明由来。他双手接过去,立时红了眼睛,他躬着腰哆嗦着手将信拆开,看着信眼泪便噼噼啪啪掉下来,直到抽噎不能自持。我扶他坐到床上,安慰他说:“你现在也成了医生,对起艾阿姨和轩叔叔了,父业子承,你做到了!不用难过了!”他说:“大哥,您不用安慰我,我的父母是咋死的,我是知道的,可是,他们还这样的大度!仁爱!”他把信递给我,让我看。信是艾医生写的,字迹无力且草乱,但能读懂,信上写:“爱中爱国爱好,孩子们,永别了!妈妈不再受侮辱了!我不放心的是你们,你们记住妈妈的话,今后你们做人要做正派人,做事要做正派事,你们要对小妹好。妈妈的死不能怪群众……爸爸和妈妈都是平凡人,死了也没啥!刘主席都被赶下台了何况我们老百姓?不许你们记恨别人。记住。唉,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走了……”     读着艾医生的信,我脸上火辣辣的,我为我这一代人的失误而忏悔,而难过。那时我们年轻不懂事,多多少少我们哪个人的心灵没被仇恨的烈火炙烤过?砸文物,毁宗庙,坏伦常、灭人性,我们愧对祖宗,愧对文明,我们是一代罪人啊!      大家一见面聚会就成了哭泣会。班里的女同学全哭了,男同学也背过脸去擦眼睛。祁东彪果然来了,他坐在角落里嗑瓜子,很少说话,轩爱中主动和他搭讪,上烟,点火,把他奉若上宾,他的话才多起来。分手时还说等有机会了他一定去香港看爱中。如果需要的话他就留下不走了,“给爱中看个门还是可以的嘛!”     轩爱中遵照母训,只字未提过去的事。 共 41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医治疗阴囊湿疹副作用小成果妙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湖南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湖南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安徽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福建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男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重庆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重庆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泰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骨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南通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石家庄眼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骨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屈光医院 石家庄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石家庄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唐山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秦皇岛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秦皇岛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定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邓州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商丘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济源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济源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