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星火五一蛋花非花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09: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蛋花序    一个鸡蛋能有怎样的命运,众人所见,事无它法,所谓二物:从外打破,从内而破。  所谓外而破,便是如烹饪般在平底锅上炸成蛋花,供给人们的营养物。它顺着自己被安排的命运,一路走过,无风无浪。平淡人生,也该平蛋人生。  内而破,生命的延续。延续的生命,创造更多的蛋和鸡。有所追,有所求。但当一个蛋不甘平凡,不愿命运就此沉落,它便想着逃脱,逃离平底锅,逃离阻碍,逃离炕房……  它有追求,它奋斗拼搏。在中华大地这片热土上,它曾是鸡蛋,它滚蛋。在五星红旗飘扬的蓝天之下,它自由的飞翔。去追逐,去寻找,那美妙的世界:安宁和谐,温馨友爱……在这片蓝天之下,它相信它将找到,它从未绝望,它相信,只要奋斗拼搏,不甘死去,在这片蓝天之下,就是那美妙的世界。  蛋是壳中非凡物,向阳恋光爱自由。  花非花来命一线,物非物去何处游?  水深易沉泥若浆,山高难越坡险陡。  破壳一日终有时,展翅蓝翔低空楼。  是啊,只要每个人都期待美好,奋斗拼搏,向不美好的事物宣战,就算这个世界不如想象般那样美妙,我们也能织出一个更美妙的世界,努力、奋斗,这个世界就会如想象的美好一般。愿每个人都能够拥有奋斗拼搏的精神,拥有相拥世界的热忱。共同营造一个世界:爱心中华,爱心世界,美妙的!    (二)鸡蛋人生    它是一个鸡蛋,有蛋黄、蛋清和蛋壳。  它从刚出生的时候,就被视为一个鸡蛋。作为鸡蛋,它完美的出现在主人的视野,它的形状博得主人的微笑,它的余温换来主人的抚爱,它享受着这一刻的尊贵。它觉得,这世界,很美、很妙……  后来,它被带到一个家,很快,它看到了它的兄弟姐妹。它满心欢喜,热情地向它们问好。但是,得到的只是淡漠的表情。那组表情,整齐化一,宛如烟火过后留下的一排排炮竹孔般一致。它的脸上显露一丝失落,但转瞬即逝。它还感受到主人的温度。  后来,它就在那个角落,天真的幻想这世界的美妙。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这群和它一样被淡黄色包裹的伙伴,但换来的只是沉默和嘲弄。  后来,它知道了,那淡黄色是它的保护壳,它们叫它鸡蛋壳,它也随着叫它鸡蛋壳,它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这是它生命的载体,自己要细心呵护,细心再细心!  后来,它知道了,它的身体里是蛋黄和蛋清,它用纽带细心照顾着它的全身,尤其是它的蛋壳,它开始变得谨小慎微。  后来,它和它们的家开始摇晃震动,它很害怕,它怕它碎了,但又不知所措。  后来,一路颠簸。它和它朝夕相处的伙伴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它微微睁开眼睛,很小心地看向周围。  这世界,怎么这么刺眼呢?它想着,并努力看清晰。  这世界,还真是美妙。当它看见身边的五彩缤纷,它又变得满心欢喜,和初时一样。它快乐地叫喊着,忘记了小心翼翼。它把眼睛睁得更开,它要亲眼看看这世界。  这世界,很美、很妙。  它想要把这一切分享,分享给这群新的、旧的伙伴。于是,它开始呼喊,一直呼喊,朝着这群看似和它一样的东西呼喊。它兴奋地呼喊、然后歇斯底里地呼喊,,它沙哑的呼喊,直到它累了,叫不出声。  它坐在这美妙的世界里,感受到了无力的恐惧。  它不知道,那些旧的伙伴早就在蛋壳里沉睡着死去,它们完全听不见它的声音。  它不知道,那些新的伙伴还唯唯诺诺的苟且偷生,它们适应不了这新的世界。它们的全身都在它的叫喊声里颤抖,颤抖着……  后来,它不叫了。也许,它是真的叫不出了,又或许,它是在想,它应该换一种呐喊。  它变得沉默了,但它的眼睛却一直睁着,有光的时候,它睁着,没有光的时候,它也睁着……  有一天,但不知是哪一天了。它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它这是哪一天。那一天,它突然觉得,它要改变,它要走出去看一看外面、更大的世界。不管结果如何,它都要出去。  于是,它开始爬,往处爬,竭力的爬着,直到有一天,它回头,它能清楚的看到它们,它们都静静的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后来,它被一只手拿起,握在手里,然后再放到另一处。有那么一瞬间,它感受到了它主人的温度,它是多么的想念那个温度。只这一刻,它以满足。它不奢求,这温度是多么的美妙,这世界是多么的美妙。那一刻,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初,那么真实。  它被新主人带走,它一点儿也不留念。它回过头,朝着那群同类激动的喊道:我走了,我要到更大的世界去了,不过,我还会回来的,你们等着我。一定,一定!  后来,它和一群小伙伴来到一个小镇,又来到一个方方框框的地方,它觉得这地方很奇妙,它很快爱上了这个地方。  后来,它被放在一个角落,它把它叫做家,临时的家。它知道,它还将远行。  它为数不多的伙伴一个个离开,它感到很疑惑,但只能一直疑惑着下去,等待着命运。  它的命运,是好?是坏?它不知道,它希望是好的,但是伙伴们越来越少,它感觉到了危机。它要逃,逃离这个家。带着伙伴们一起逃离,而找寻真正的家。  它苦苦劝说,可是它的伙伴早已麻木,并称早已悟出鸡蛋天命如此:破壳人生。它们大义凛然地说着,而且劝说它应该循规蹈矩,不要破坏原有的规律,知天安命、本本分分才是王道,鸡蛋群里的王道。于是,他们轰轰烈烈地离去,破壳,然后贡献自己的身躯,化成一片美味,融入主人的身体。它们觉得这就是它们生命的价值,或许是了,但不免其中的一些鸡蛋挣扎着想要逃脱,可惜思想早已带着身躯走进规定的世界,它们要么成为美味,要么落地成音,化作一滩。这就是鸡蛋壳包裹的思想、被禁锢的思想下的命运。  但是,它并不知道它们的命运,它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它只知道自己的想法铺出了一条无形的路,它想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一直一直。  后来,它终于逃脱了,它逃到这方方框框之外,然后发现,还有许多的方方框框。这时候,它觉得有些看不清这世界。它想,那个美妙的世界呢?它想,并且找着,带着失落的心,游走在这方方框框的世界。它滚过土坑,攀过高坝,漫无目的地寻找,其实,也不是没有目的,它要找到不同于方方框框的世界,并且,它相信,它能找到。它看到一片水坑,高兴地跳下去,结果差点让它窒息,它在水坑里翻滚,水上的气泡一个接一个生成,然后破灭。它竭力地翻滚,曾几度失去知觉,终于,它借着气泡给的浮力,渐渐滚到了水坑的另一头,这一刻,它庆幸生命的可贵,它更加坚定的寻找着。  后来,它终于看见一个不同于方方框框的东西,它想滚进去,可是它找不到入口,于是它绕着它转圈,一圈又一圈地转着。它也不知转了多少圈,发现了一条裂缝,它欣喜若狂,便朝着那裂缝挤去,可是,裂缝却纹丝不动,而且,它深深的感觉到,里面有一股炙热的温暖,比主人的温暖强烈过千倍万倍,它以为,里面就是它的天堂,是它美妙的世界。  它更强烈地挤去……愈发的强烈。  后来,它干脆撞那裂缝,尽管十分的疼痛,它也继续撞着。鸡蛋壳从来没有承受如此之大的打击,它快要承受不住了……但撞击仍在继续……  门,轻松的开了,如此轻易,只需一个手指的力量。就这样,对它而言,裂缝意外的开了,它直接滚了进去,一直滚,一直滚……直到力量减弱,自然的停了下来。  这时,它睁开眼睛,才知道自己已经深入这个世界。  啊,周围的炙热是如此的美妙。  它仔细享受着。像蒸桑拿一般。  似乎有声音,它立直身子,仔细的听,然后朝着更深处滚去,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很熟悉,当然,它的世界也越来越炙热。  那是一群和它一样的东西,一模一样,有淡黄色的外壳,而且数量之多,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这般之多的它。它的嘴张成了它自己的形状。  它全然不顾这越来越热的温度,它滚得更快了。  带着惊喜与不解,它滚到了它们的面前。然后热情地招呼道:你们好,我是蛋蛋,我从远方来。  那群和蛋蛋一样形状的鸡蛋听到这陌生的声音,纷纷转过头去,当它们看到它时,却是一脸的惊讶。  ……  “这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和我们有一样的形状?”  “它的外壳坑坑洼洼,难看极了!”  “它怎么是有黑乎乎的颜色,看起来脏死了!”  “它的出现和我们的环境极不相称,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它是那么的热情,它见到我们是那么的开心,那么快乐!”  “对啊,瞧,它是个天真的小伙,我们应该热情地给它一个拥抱。”  “我才不要拥抱它,脏死了,会把我也连着弄脏的,而我,拥有淡黄的颜色,我是那么的高洁。”  “对,我们应该赶它走。它会扰乱我们的生活。”  “一看就是个叛逆的东西,它一定会打乱我们安定的生活。”  “我们不应该这么对它,我们生在这火热的世界,我们应该燃烧我们的热情,对它,对每个像它这样的鸡蛋。我们都应该热情的拥抱。”  “是啊,你看它是多么的激动,它想加入我们。”  “它一定能够给我们带来欢乐。”  “它一定有段非比寻常的经历。”  ……  这群鸡蛋看到这个特别的蛋蛋,顿时议论纷纷,鸡蛋群里沸沸扬扬。  很快,鸡蛋们分成了两派,一是滚蛋派,二是护蛋派。两派和谐而有力的争论着,不相上下。结果,两派互划界线,各持地盘。  护蛋派长老安排了事宜,便滚到蛋蛋的面前,向它阐述了事情的缘由及现在的状况。  蛋蛋听到因为它,这群鸡蛋全然分裂,非常懊恼,它提出离开这里,继续它的滚蛋人生。它想:世界之大,总有它容身之处,毕竟,这世界,很美、很妙。  可是,这长老死活不答应,当它听到蛋蛋不愿意看到分裂,而提出离开。长老非常惊讶,小小年纪,思想境界竟如此了得。惊讶之余,它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抉择,它对蛋蛋的态度,由同情渐渐变得敬佩。它怎么可能放过它。  蛋蛋见状,一群鸡蛋围在自己的四周,它的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和淡淡的无奈。一刹那间,它就热泪盈眶,然后嘴里不停的说道:谢谢大家,我不走了。谢谢大家,我不走了……  它的眼泪还是止不住,毕竟这是它长这么大,次感受到群体的温暖,他们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它。为了自己,它想:我在冷漠中期待,在冷漠中坚强,在冷漠中寻找,而在温暖里感动。这世界,有了他们,真美、真妙。  伴着泪水的清洗,它身上的黑乎乎的颜色渐渐褪去。  伴着它身上的颜色渐渐褪去,滚蛋派和护蛋派的鸡蛋们全都将自己的口型变成了与自己身体一样的形状。或欣喜、或惊讶、或嫉妒……各个鸡蛋们相同的表情下掩藏着不同的情绪。但有一点情绪是相同的,那就是:人不可貌相,鸡蛋不可低量。  带着金黄金黄色彩的一个蛋,蛋蛋……  护蛋派的长老首先来到蛋蛋的身边,不知那里弄来了水,激动的他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将水泼在了蛋蛋的身上。清水冲刷着蛋蛋的外壳,带走黑乎乎的一片不和谐的颜色。  突如其来的水,让沉浸在感动里的蛋蛋变得不知所措,而代替眼泪的,是水声里“咳咳”的声音。  蛋蛋的身体渐渐变得清晰,变成初的模样。  是个金黄金黄的蛋,彻彻底底的金黄。  ……  “它是完完全全的金蛋!”  “它似乎拥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它比我们高贵!”  “它是一个闪着光芒的蛋,金色的。”  “为什么它是那种颜色,这不公平!”  ……  空气里飘满了羡慕、嫉妒之声。  一束阳光不知从哪个缝隙袭来,照在蛋蛋的身上,嘎然而止。  不管是护蛋派,还是滚蛋派,在见证了这黄灿灿的光后,都已经忘记之前的不和谐,它们完全被它的质变给惊呆了。  ……  “它是天生的吗?不,这。”  “是它经历了什么事情吗?对,一定是。”  “它肯定经历了什么。”  “那么,它经历了什么事情,会让它质变,从淡黄的普普通通的蛋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金蛋。我不敢想象,我也想象不了。“  ……  蛋蛋的喷嚏不断,而且越来越响,很快便打断了这群鸡蛋一致的神离心绪里的思索。  护蛋派长老这才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差点儿酿成大祸。它立刻滚到蛋蛋身边,不知从哪拿了个东西,开始为蛋蛋擦拭水滴。可是,很快它便发现,蛋蛋身上一点儿水都没有,它的外壳是那么的光滑。  这是怎么回事?今天这个懵懂的少年给我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护蛋派的长老索性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滚蛋派的长老见状,按捺不住好奇之心,全然不顾刚才的闹剧,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滚到了它俩的身边,它朝护蛋派长老的视线望去,随即也发现这个金蛋不仅是金黄色的,而且是如此的光滑,它大开眼界,眼睛和嘴巴一下组装成身体的形状。不知所云。 共 1112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湖南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湖南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安徽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福建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男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重庆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重庆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泰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骨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南通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石家庄眼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骨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屈光医院 石家庄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石家庄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唐山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秦皇岛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秦皇岛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定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邓州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商丘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济源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济源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