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书屋传奇系列墨言书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2:00: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她被一支手牵引前行,如同使命一般。  黑暗的空间,有无数的蓝光前行。她看着前方积聚的蓝色光亮,充满向往。  “不要犹豫,不要回头。”很有力量的声音,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信任他,尽管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往哪里。  “林蓝,林蓝——”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那是谁,内心为什么那么不舍。  “不要回头,”他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她回头了,她只是想看看那个人是谁。  就在她回头的一瞬,蓝色光亮坠落在地,牵引她的那支手同时消失,她也坠落在地。  林蓝睁开眼睛,心跳得很快,意识还停留在梦境——急速下坠、失重,心提到了嗓子眼,窗外的阳光射到床上。她从床上坐起,大口呼吸,平复心跳。这是第七次做这个梦了,接连七天从未间断。  “蓝儿,蓝儿!”  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她转头,是老公肖铭。他身上系着围裙,手上端着俩盘子,冲她微笑。“你今天要去上班了,快起来吃早点。”说完,他就去了厨房。  林蓝拿起手机,一看七点,惊叫一声,飞速穿上衣服,抓起包,往楼下跑。老板说了让她今天七点半到工厂。  林蓝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就像一阵风。可惜了肖铭精心准备的早餐,不过肖铭也早有准备,林蓝的包里已经塞了面包和牛奶。  林蓝骑着她的小电动车飞速驶去工厂,一脸快乐的她想不到这一天将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  林蓝端坐在办公桌前,浑身颤抖。她的手根本就拿不住鼠标,外面艳阳似火,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正对着她头顶上方的风扇不知疲倦的旋转着,带出来的仍然是热风。  一刻钟前她和老板吵起来了。现在站在她身后,有着五短身材、行为粗鲁的暴发户就是她的老板——耿长城。  在林蓝看来,耿长城活脱脱就是钱的奴隶。林蓝并不仇富,也不是什么愤青,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刚刚耿长城就站在她的桌前,拍她的桌子,用高出平时十分贝的声音嘶吼,钱都挣不了,还要这脸有屁用!然后她怒了。  林蓝一向脾气温和,忍耐力还算不错。事情还得从,中午来上班说起。  林蓝路过耿长城办公室,看到他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觉,明白他中午又喝酒了。刚想离开,发现空调温度太低了,这样容易感冒,于是走了进去,把办公桌边的西服盖在了他的身上。  刚走出耿长城办公室,看到两个陌生人,经过询问,得知是客户来访,根据客户的需求,她带客户去转了车间和仓库,回来的时候瞅了一眼耿长城,发现办公桌前已经没有人了,跟客户商谈还需要取一份资料。  林蓝刚打开门,就看到老板脱了鞋盘坐着一条腿在沙发上,衬衫扣子没系敞着怀,一只手在肚皮上磨,在搓泥!林蓝停在门口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  空气里弥漫着脚臭味和酒味混合的气味,恶劣的气味就跟耿长城的品行一样,让人难以忍受。林蓝从心底排斥,可是又能如何呢?她无力改变。为了生活,她必须忍。庆幸的是不在一个办公室。当初老板把她从别的公司挖过来,并且给了她很可观的待遇。她无法拒绝。  “客户来了。”林蓝弯下身子对耿长城轻声说。  耿长城站起身子,穿上鞋,踢踏着刚走到办公桌前,客户推门走了进来。  林蓝给客户倒好了茶,就退了出来,急忙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撕卫生纸,捂住口鼻,然后连打了三个喷嚏。林蓝有鼻敏感,对气味尤其敏感。  刚刚那些气味,正常人一般闻不到,对林蓝来说却是折磨,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鼻子里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天知道林蓝忍得有多辛苦,她也曾用过很多方法治疗,但是效果微乎其微。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蓝看到客户走了。  可是客户离开不到两分钟,林蓝就听到了争吵声。  是老板娘陈香云回来了。陈香云母亲脑中风,瘫倒在了床上,她每天都要照顾,基本上都会晚来工厂一两个小时。  还有耿长城也只有对陈香云才这么狠,才敢拍桌子、摔板凳、骂爹娘。  这是一家小型工厂。很简陋。林蓝是一个办公室人员,这里连仓管都没有,仓管、采购、财务老板娘陈香云一个人全包。林蓝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辅助陈香云,做合同发报价等等乱七八糟的事。尽管多么不喜欢这份工作,林蓝也坚持了一年多了。很多时候她都不敢回头看,耿长城似乎是更年期,几乎每天都要发一顿脾气,骂媳妇骂儿子骂工人,一直骂能骂到共产党。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耐下来的,那些难听的语言她又是如何消化掉的。虽然耿长城平时不骂她,但是这等同于精神折磨,需要足够坚定的内心。还好,平时她爱写作,文字的海洋总能洗清那些粗俗和不堪。  二  林蓝近加入了一个MSN网络群体,墨言书屋,在那里她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在创作中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大概是一个星期前,林蓝发现自己账号多了这么一个群,群里一共26个人,每个人都用一个大写英文字母做代号,林蓝给自己代号“L”,居然没有重复,在林蓝看来真是诡异。  几天时间下来,林蓝从群主A那里了解到,墨言书屋的成员是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怪才,不管你提什么问题,总能有人解答。可是林蓝是普通的一个,她什么也不精通。  MSN私人账号在闪烁,林蓝打开,是墨言书屋里的陌生人M。  M:“嗨!林蓝。”  L:“你好。”  M:“你做梦的时候,能不能达到你写作时候的状态?”  L:“什么意思?”  M:“我是说你这七天一直做的梦。”  L:“你怎么知道?”  M:“我是墨言。能记起来吗?”  林蓝记起来了,七天前,下班回家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七拐八拐进入了一家书店,鬼使神差一般。她买了近比较热门的张嘉佳的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只记得店主是个小伙子,由于比较匆忙,林蓝并没有注意他的脸,只记着他说了两遍,他叫墨言。  L:“我想起来了,我在你那买了张嘉佳的新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M:“这个群里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林蓝你也不例外。”  L:“什么使命?”  M:“从你进入书店开始,就对你的大脑进行了智能扫描,我们发现,你的大脑想象力比一般人要丰富,是这么久以来我见过的能达到进入六维空间条件的人。”  说到这的时候,林蓝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只是搭讪的一种方式。只可惜她已经心有所属了,作为一个已婚妇女,她对外界的一切诱惑是本能排斥的。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她很想逗逗这个小男孩。  L:“什么叫六维空间?”  M:“我说复杂了你也不会懂,我就这么说吧,一维是点,二维是线,三维是立体,四维是时间,五维说白一点就是是能看到过去,据说目前有科学家已经探索到了五维空间,现在正致力于六维空间的探索,从五维空间的说法来看,六维空间代表着能看到未来。”  林蓝觉得这个说法挺有意思的,虽然一直以来她对科幻这一类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包括那些什么穿越啊!黑洞啊!她认为纯粹是脑残,但是这些并不妨碍她的想象力,所以她写了很多有趣的穿越小说,因为读者愿意看啊!  L:“你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我是个写小说的,你说的那些看见过去,看见未来的戏码,我没少写,但是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哈哈!”  M:“……”  L:“弟弟,虽然姐姐我天生丽质,但是我觉得至少要大你个五六岁了,并且对姐弟恋从来没兴趣,讨厌照顾人了。”  M:“……”  L:“被姐姐拆穿了真实目的,没话说了。没关系啊,还可以做朋友,我不在意多一个仰慕者!”  M:“你也真是够自恋的!”  L:“臭小子!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林蓝对着电脑屏幕咬牙切齿。  M:“我一定能让你相信的,十五分钟就可以。”  L:“好!我等着。”  真是无聊,我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说的。不行,得做会工作上的事了,不然每天拿着这工资会心虚啊!林蓝自言自语,嘟囔着打开公司网站,开始撰写新闻。  三  “喝点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由远及近的哭腔声。  是老板娘陈香云。每次跟老板吵完架,陈香云都会来林蓝的办公室。林蓝站起来,看着陈香云进了屋,陈香云眼眶红红的,林蓝不知如何安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林蓝无奈地低下头,老板就是这个脾气,老板娘比她体会更深。  “啊——”  一声怒吼,带着的愤怒,歇斯底里,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  “你就是不行了,你个老塞子,赶快死去!”  林蓝还没反应过来,耿长城已经站在了门口开骂了。  “陈香云,我操你娘!”  ……  林蓝彻底无语了,这一声骂街,旁边服装厂的女工全趴过来了。  陈香云的眼泪定格在眼眶,疾步走到耿长城跟前,瞪眼骂:“你再说!”  林蓝看着陈香云抬起的手,心里有隐隐的期待,扇下去!扇下去!但是陈香云终没下去手,拍了耿长城肩膀一巴掌。  老板真是疯了!老板娘还有90岁老娘,他怎么能这么骂!况且服装厂这么多人,多丢人啊!  林蓝吃惊地看着耿长城,轻声说了一句,“你给老板娘留点面子!服装厂好多人呢!”  如果说刚刚耿长城疯了,这下他简直是癫狂了,把桌子拍得“咣咣”响,又开始扯着嗓子吼:“钱都挣不了,还要这脸有屁用啊!”说着话,还把自己的脸拍得很响。  “不要脸?不要脸,你怎么不光屁股出去跑!”林蓝知道耿长城爱钱,却不想爱到这种地步,她气疯了,站起来怒吼。  陈香云从林蓝和耿长城中间穿过去,出了门,骑上电动车出了工厂。  看着陈香云越来越远的身影,林蓝叹了一口气。  “跟你们俩人在一块,我也真是倒了霉了。小林,你真是不行啊!一点也不负责任。你说说我给你那么多工资……”耿长城愣了些许,说出这些话,虽然没有嘶吼,却也把问题引到了林蓝的身上。  不负责任,这话从何说起。通病,私企老板的通病,只要一出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又要说什么养着我的屁话了,我的这么久了,忍够了!  林蓝站起来,用比平时大很多的声音回击,“你说话也太难听了。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我每天干多少活,你招我来是让我管网站的,我把网站管好了,给你管发货,管财务,凡是我能做的我都做了,不就是为了对得起你给的工资啊!你还想怎么着!你这客户跑了,怨我啊!怨得着我吗?拉不出屎来,还怨茅坑啊!”  说完林蓝浑身颤抖,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怕。  真是个滚进粪坑里的屎壳郎!王八蛋!混蛋!心理变态!我真是神经病,当初干嘛非要来啊,天天受这罪,跟这么爱钱的人呆在一块,有钱顶个屁用啊!有钱能买到健康?有钱能买亲情、爱情、友情?也真是替他感到悲哀,他再这么下去,没有什么好下场。要是我真能有什么超能力,带他去到他几十年后悲惨的场景看一看!我林蓝发誓!  不知是因为林蓝的愤怒,还是太阳太热了,就在林蓝在心里咒骂老板的时候,窗玻璃竟然爆裂了,与此同时电脑发出一道强烈的亮光,倏地覆盖了她们。  四  林蓝睁开眼睛的时候,正被耿长城剧烈摇晃,却听不见耿长城的声音,但是能看到他一张一合的嘴。林蓝想说话,却发现张开嘴说话,声音是发不出来的。  她站起来走到窗前,发现还是工厂的格局,但是又似乎不是她之前呆的工厂,她办公室门前不再是坑坑洼洼的砖道,而是漂亮的红色花砖,那颗冬青树还对着她的窗户,冬青树前面钢板的下面竟然是平整的绿色草坪,不,远远看着是草坪,实际上是一种坚硬的绿色植被,足以承担起百吨钢铁。车间看起来高大上,白色的墙体,顶是银灰色的圆顶,拱起来,有种高科技的味道。  可是为什么办公室没有变?还是她那个房间,简陋的办公桌,严重老化的电线,墙壁上的那条裂纹还在,林蓝打开门走了出去,才发现办公室是在三楼,可是刚刚看出去的情景,明明不是三楼的感觉啊,她一回头,发现原来那个办公室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银灰色钢门。她试探着开门,却发现她竟然能直接穿透门体,根本不用开门,她走了进去,哇!这就是她理想中的办公室,墙面干净整洁,办公桌是银灰色的带有金属质感,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小小的茶水间,可是坐电脑桌前的,那是机器人吗?什么情况?  “小林,你带我这是来了哪里?”耿长城的声音。  林蓝回头,看到耿长城一直跟在身后。不过奇怪的是竟然能听见声音了,她抬起双手,耸耸肩,苦笑,“我也不知道!”  “老耿,今天银行的人又来了。”是老板娘陈香云的声音。林蓝回头看过去,真的难以相信,这是老板娘,满脸褶子,头发稀少,打扮一如既往的朴素,老了很多。林蓝看得出来她一点也不快乐。  “唉!银行的人来做什么?”耿长城回应着并转身迎过去,却发现陈香云就像是没看见他一样,转身进了办公室。  “小林,你来。”耿长城招手,林蓝走了过去。 共 844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已婚男人遗精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精神运动性癫痫症状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通信 怎么注册微信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