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半支烟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48: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就只有一只碗的碎片,屋里别的东西都没没被动过。”女警员林若秋说完挑了挑眉。  “不!你刚出警校有些事物,你现在是看不到的。”探长方华吸着烟,眯着眼慢慢说道。  “哼!探长你小看人,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啊。”林若秋小嘴一撅,不服气的说。  方华面现微笑并无言语,径直走进楼内。  案发现场是一座西式小楼,它的主人是e大学历史系的陈教授。老人今年68岁,上一周刚刚从西北考古回来。于11日晚上20时25分在家中书房内身亡。警方认为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并没有立案侦查。但探长方华却认为这是一起谋杀案件,并以私人的身份展开调查,与他一起还有刚毕业的女警员林若秋。  果然像林若秋说的那样,屋中一切陈列都很整齐,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方华走进屋中随手按了按墙上的开关,可天花板上的灯却毫无反应。随即,他在房中不停的转来转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探长大人!您都转了N圈了,我都快被您转晕了!”林若秋苦着脸说。  “耐心些,要是觉得枯燥就回局里,不用跟着我。”方华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一块长方形塑料薄膜。  “您不会查了半天,就找到这个吧?”林若秋的表情有些“你也不过如此”的样子。  “呵呵,还有这个!”只见方华手中拿着一张褶皱不堪的纸。林若秋忙抢过去,皱着眉头睁大双眼,使劲的看了半天:“哇!竟然是一份遗嘱,额!好多钱啊!........那样的话我就不干警察了。”她的眼睛此刻就像取款机的显示屏。  “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去见见死者的家人吧。”方华说完从她手中拿过遗嘱,就在转身的一刹那,方华眼睛被写字台上的反光刺了一下。  “嗯?这是怎么回事?”方华微微有些皱眉,走向摆在窗前的写字台。林若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慢慢的跟在方华身后。只见写字台上物品很少,只有几本历史系的书籍,一部电话,笔筒里各式的笔类,一只喝茶用的杯子,一个装着半颗烟的烟灰缸,还有一部老式录音机。而桌面的中央位置有少许的水渍,方华右手托着下巴,视线一一扫过桌上的物品,锁定在那台录音机上。他小心翼翼的将录音机挪开,在它后面发现一个小型插座。方华拿起插座仔细地观察着,当他检查到插座背面的时候,嘴角一弯:“就是这个!”  随后对林若秋说道:“我们可以去见陈教授的太太和女儿了。”  “探长,您到底发现什么了?告诉我吧!”林若秋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到时你就会知道。”方华已经下了楼,声音清晰的传了上来。  陈教授一生献给考古事业,家里只有一个妻子和女儿,妻子叫鲁小梅,是个家庭妇女每天只忙着做家务,女儿叫陈玉婷,也在e大学上学。可她对考古却不感兴趣,反而入了机械制造系。由于出了陈教授这件事,陈玉婷没去学校,只是在家陪着母亲。方华与林若秋去见他们的时候,正巧他们都在。  “伯母,您不要过于伤心,保重身体吧。”方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  “是啊!我们探长一定帮您找出凶手......”坐在一旁的林若秋有些喋喋不休。却被方华打断,还微微瞪了她一眼。  “什么?你说老头子他是被人害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陈太太惊恐的说。  “嗯,据我推测是这样。”方华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慢慢地说。  “可是爸爸生前并没有与任何人结怨啊,这个结论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一旁的陈玉婷眼圈还红红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思考。  “不与人结怨并不代表别人不会害他!”方华抬头看着陈玉婷说。母女两人闻言均点了点头。  “下面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们母子,希望你们如实回答。”方华顿了顿说。并示意身旁的林若秋准备记录。  “好!你问吧,方探长啊,你一定要把害死老头的人找出来,还他一个公道啊!”陈太太声音尖锐,流着眼泪说。一旁的陈玉婷心疼的看着母亲。  “嗯,您放心!陈教授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或是什么与平时不同的地方?”方华问。陈太太闻言陷入回忆。  “额......倒是没什么不一样的,他从不让我过问他的事情,因为这个......我们还争吵过,不过他近好像挺开心的,好像是因为他的一个什么学生......”陈太太一边思索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一旁的陈玉婷见到母亲这个样子,面带不忍便扶起她:“妈妈,您累了吧!我扶您上楼去吧。”  “啊,可是方警官....”陈太太不解却还是被陈玉婷扶起。  “您累了就去休息,没关系的,我可以问您的女儿。”方华很识趣的说。陈玉婷闻言微微对方华一点头,就扶着母亲上楼去了。  “探长,这个陈同学还挺善解人意的啊。”林若秋有些调侃的说。方华闻言略带嗤笑:“总之,比某些人强很多。”“诶,探长.....”林若秋有些不服气。这时陈玉婷从楼上下来了,来到方华近前:“我妈妈年龄大了,给您添麻烦了,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吧!”  “好!你父母的夫妻关系怎么样?”方华开门见山的问。  “其实,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父亲从前上过山下过乡,母亲是乡下时经人介绍与父亲认识的。”陈玉婷平静的说。  “他们的关系不好到什么程度?”方华又问。  “他们虽然年龄大了,谁也不肯让着对方,经常打架!这几年父亲常年在外,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不多,还算好些!”陈玉婷仿佛有些不自然。  “刚刚你母亲提到的,那名学生与你父亲的关系怎么样?”方华看了看她。  “哦!他叫严力,是我父亲出色的一名学生。爸爸活着的时候还说‘要把一身本领都传授给他’像他那样热爱考古,并且能吃苦的学生,现在这个社会很难得。”陈玉婷脸上的泪痕渐干,此时略微有些泛红。  “他前一阵子是不是与陈教授去了西北?”方华敏锐地问道。  “是。父亲出事的前一天他还来过,然后就和爸爸一起出去了。今天上午他还来过。”陈玉婷说。  “陈教授去世的那天除了他,还有谁来过?”方华问。  “上午我的一个远房表哥来了,还有我的几个女同学,他们找我研究一个课题,我们聊得很晚,爸爸回来的时候她们还没走。”陈玉婷略微想了想说。  “嗯,一个问题。陈教授身体怎么样?”方华吸了一口气。  “其实爸爸的一直患有心脏病,这几年常年在外,严重了很多一直在用药物维持,我一直瞒着母亲。”陈玉婷说着眼中泪光闪动。  “嗯,好!我都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今天就这样吧!如果有需要我还会来找你。”方华起身告辞。一旁的林若秋飞快地记录完,合上笔记本也站起身来。  “好!如果还有什么要问的,到学校找我就好。”  从陈教授家出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回去警局的路上,方华脑海中一直回忆着下午的问答。林若秋开着车哼着流行音乐:“探长大人,接下来我们干嘛去?”“回去吃饭!”方华张口道。“啊?不查啦?”林若秋咬了一口巧克力说。“明天再说!”方华有些疲惫。“那我们明天去哪啊?”林若秋穷追不舍。“去e大学找陈教授的徒弟,还有事发那天去陈教授家里的那几个女生。”方华说完闭闭目养神。“yesr!哈哈”一脚油门,警车风一样的消失在马路上。  6月13号上午,方华与林若秋来到了e大学。“您好!我找严力同学。”方华在教室外对正在讲课的老师说。  “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严力习惯性的扶了扶鼻梁上的近视镜。  “我们是警察!有关陈教授的一些事情,想找你谈谈。”方华朗声说。  “哦!是这样啊。嗯,想谈什么?需要我和你们走么?”严力嘴唇干巴巴的,嗓音有些沙哑神色悲伤,不过很是配合。  “不用!就在这说吧。”方华脸上浮现一丝微笑。接着又问:“听说你是陈教授出色的学生?”  “呵!那是他老人家过奖了。哎......可怜玉婷就这样没了父亲。”严力伤感的说。  “你和陈玉婷关系很好么?”方华闻言马上问道,并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我只是在教授家里见过她几次。”严力说。  “陈教授只有她一个女儿么?”方华问。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好像听说,教授还有一个远房亲戚,是玉婷的表哥,以前住在他家。”严力有些不敢肯定。  “呵呵,你别紧张。这次我们是以私人身份前来的。”方华看了看严力说。严力笑了笑说:“我没事,可这毕竟涉及到教授的死。”  “陈玉婷的表哥为人怎么样?”方磊问。  “教授和我说过一次,那个人行为不端,品行很差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教授把他赶走了。”严力努力的回忆道。  “好了,就像你了解这些。回去上课吧,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方华说。  “嗯,谢谢!教授像父亲一样对我,只是他可能太累了,才会突发心脏病的。”严力悲伤的说道。方华看了看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回到车上,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林若秋急忙问:“探长大人,有什么发现?”表情夸张的看着方华。“开车吧。没什么重要发现。”方华随口说。“去哪?”林若秋问。“去工地找陈玉婷的表哥。”方华闭着眼睛说。车子发动慢慢前行,这时方华突然问:“那几个女同学有什么发现?”“嘿嘿,我就知道您会问我。咳咳!她们说‘陈教授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非常严肃,他的书房谁都不让进,以前陈教授的家人进去过一次,结果陈教授大发脾气。’别的就没什么了”林若秋神情有自豪转为低落。“这些她们是怎么知道的?”方华问。“哦,这个啊。她们都是玉婷的好朋友,是玉婷对她们说的。”林若秋说。方华闻言陷入沉思,脑海中把目前的线索一一结合,寻找着突破口。没过多久,隆隆的噪声越来越响,车子一停,方华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一座正在建造的大厦。  “您好!我们是警察,找鲁万财有事要问。”方华对着正在指挥工人干活的工头说。  “呦!警察同志,他没犯什么事吧?您先抽根烟,我这就给您找去。”方华皱着眉挥手谢绝,工头小跑着去找人来。  “鲁万财!鲁万财!你过来,有个警察同志找你。快点啊!”随着喊声出现的,是一个满身污泥的年轻人,一脸的横肉目测不是什么好人。  “警察叔叔!嘿嘿,找我啥事。我这几年老安稳了,可没干啥犯法的事啊!”方华还没问,鲁万财粗声粗气的说。  “你的姑父,e大学的陈松林教授去世了你知道么?”方华盯着他问。  “我可啥都没干啊!这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鲁万财一听这话有些着急,向前走了两步,挥着两只脏兮兮的大手说。林若秋见状眉头渐渐皱起,下意识后退两步:“没说有你的事,就是来问问你!”  “我知道,那天我去我姑家了。”鲁万财红着脸膛,看了看林若秋,低下头偷偷的看她。林若秋见了他那色迷迷的样子,登时闭嘴不说话了。  “那天你去干什么了?陈教授不是把你赶走了么?”方华问。  “我就进了他那破屋子一回,他就不让我在他家呆了,那天我要不是想看看玉婷妹子,我才不想去呢。”鲁万财越说声音越小。  “你为什么要进他的书房?他又为什么要赶你走?”方华问。  “我知道他是挖坟的教授,就想着他家肯定有值钱的玩意,就想倒腾俩出来卖俩钱花花。可是刚找着个破碗,他就进来了!骂了我一顿,说再也不让我去他家了。”鲁万财愤愤地说道。  “你喜欢陈玉婷?”方华问。  “你咋知道的?”方华用眼神凝视着他,鲁万财舔了舔嘴唇,才支支吾吾的说:“嗯,我是稀罕玉婷妹子。”方华看见他的样子叹了口气。  “你在这做什么工作?”方华又问。  “我啥也不会就会搬砖,挣的可少了!”鲁万财摔着头说。  “谢谢你了,回去工作吧!”方华皱着眉迅速转身离开了,林若秋如释重负,马上回去开车了。  回到警局,方华马上要求立案:“局长,陈松林并非自然死亡,我已经掌握所有证据,并知道凶手是谁了,这是详细方案请您审批。”局长看了看:“嗯!好,就按你说的办。”随即拿起电话:“去把陈玉婷母女,严力同学还有鲁万财,都请到局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若秋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探长,你就那么有把握啊?”方华微微一笑顿了顿:“一次小小的疏忽,也许你就不再是警察!”林若秋听得眼中直画圈:“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话音未落,警局的门开了......  “现在我来告诉大家,凶手就是——严力!”方华凝视着严力朗声说。此话一出,陈玉婷母女表情惊愕,鲁万财一副“本就没我什么事”的样子。半晌,  严力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您开什么玩笑?那是我的老师!您不要诬陷我。那天我不在场的。”  “我不会诬陷你!你的不在场证据非常完美,起初证据显示不是你,但后来我发现了你一丁点的疏忽。终虽有的证据都显示,凶手就是你!”  “方探长啊!这不能吧,小严和我老头子关系很好的。”陈太太有些不相信。而方华只是一笑并未回答。 共 61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湖南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湖南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安徽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福建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男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重庆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重庆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泰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骨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南通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石家庄眼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骨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屈光医院 石家庄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石家庄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唐山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秦皇岛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秦皇岛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定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邓州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商丘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商丘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驻马店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济源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