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半支烟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48: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就只有一只碗的碎片,屋里别的东西都没没被动过。”女警员林若秋说完挑了挑眉。  “不!你刚出警校有些事物,你现在是看不到的。”探长方华吸着烟,眯着眼慢慢说道。  “哼!探长你小看人,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啊。”林若秋小嘴一撅,不服气的说。  方华面现微笑并无言语,径直走进楼内。  案发现场是一座西式小楼,它的主人是e大学历史系的陈教授。老人今年68岁,上一周刚刚从西北考古回来。于11日晚上20时25分在家中书房内身亡。警方认为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并没有立案侦查。但探长方华却认为这是一起谋杀案件,并以私人的身份展开调查,与他一起还有刚毕业的女警员林若秋。  果然像林若秋说的那样,屋中一切陈列都很整齐,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方华走进屋中随手按了按墙上的开关,可天花板上的灯却毫无反应。随即,他在房中不停的转来转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探长大人!您都转了N圈了,我都快被您转晕了!”林若秋苦着脸说。  “耐心些,要是觉得枯燥就回局里,不用跟着我。”方华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一块长方形塑料薄膜。  “您不会查了半天,就找到这个吧?”林若秋的表情有些“你也不过如此”的样子。  “呵呵,还有这个!”只见方华手中拿着一张褶皱不堪的纸。林若秋忙抢过去,皱着眉头睁大双眼,使劲的看了半天:“哇!竟然是一份遗嘱,额!好多钱啊!........那样的话我就不干警察了。”她的眼睛此刻就像取款机的显示屏。  “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去见见死者的家人吧。”方华说完从她手中拿过遗嘱,就在转身的一刹那,方华眼睛被写字台上的反光刺了一下。  “嗯?这是怎么回事?”方华微微有些皱眉,走向摆在窗前的写字台。林若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慢慢的跟在方华身后。只见写字台上物品很少,只有几本历史系的书籍,一部电话,笔筒里各式的笔类,一只喝茶用的杯子,一个装着半颗烟的烟灰缸,还有一部老式录音机。而桌面的中央位置有少许的水渍,方华右手托着下巴,视线一一扫过桌上的物品,锁定在那台录音机上。他小心翼翼的将录音机挪开,在它后面发现一个小型插座。方华拿起插座仔细地观察着,当他检查到插座背面的时候,嘴角一弯:“就是这个!”  随后对林若秋说道:“我们可以去见陈教授的太太和女儿了。”  “探长,您到底发现什么了?告诉我吧!”林若秋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到时你就会知道。”方华已经下了楼,声音清晰的传了上来。  陈教授一生献给考古事业,家里只有一个妻子和女儿,妻子叫鲁小梅,是个家庭妇女每天只忙着做家务,女儿叫陈玉婷,也在e大学上学。可她对考古却不感兴趣,反而入了机械制造系。由于出了陈教授这件事,陈玉婷没去学校,只是在家陪着母亲。方华与林若秋去见他们的时候,正巧他们都在。  “伯母,您不要过于伤心,保重身体吧。”方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  “是啊!我们探长一定帮您找出凶手......”坐在一旁的林若秋有些喋喋不休。却被方华打断,还微微瞪了她一眼。  “什么?你说老头子他是被人害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陈太太惊恐的说。  “嗯,据我推测是这样。”方华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慢慢地说。  “可是爸爸生前并没有与任何人结怨啊,这个结论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一旁的陈玉婷眼圈还红红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思考。  “不与人结怨并不代表别人不会害他!”方华抬头看着陈玉婷说。母女两人闻言均点了点头。  “下面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们母子,希望你们如实回答。”方华顿了顿说。并示意身旁的林若秋准备记录。  “好!你问吧,方探长啊,你一定要把害死老头的人找出来,还他一个公道啊!”陈太太声音尖锐,流着眼泪说。一旁的陈玉婷心疼的看着母亲。  “嗯,您放心!陈教授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或是什么与平时不同的地方?”方华问。陈太太闻言陷入回忆。  “额......倒是没什么不一样的,他从不让我过问他的事情,因为这个......我们还争吵过,不过他近好像挺开心的,好像是因为他的一个什么学生......”陈太太一边思索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一旁的陈玉婷见到母亲这个样子,面带不忍便扶起她:“妈妈,您累了吧!我扶您上楼去吧。”  “啊,可是方警官....”陈太太不解却还是被陈玉婷扶起。  “您累了就去休息,没关系的,我可以问您的女儿。”方华很识趣的说。陈玉婷闻言微微对方华一点头,就扶着母亲上楼去了。  “探长,这个陈同学还挺善解人意的啊。”林若秋有些调侃的说。方华闻言略带嗤笑:“总之,比某些人强很多。”“诶,探长.....”林若秋有些不服气。这时陈玉婷从楼上下来了,来到方华近前:“我妈妈年龄大了,给您添麻烦了,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吧!”  “好!你父母的夫妻关系怎么样?”方华开门见山的问。  “其实,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父亲从前上过山下过乡,母亲是乡下时经人介绍与父亲认识的。”陈玉婷平静的说。  “他们的关系不好到什么程度?”方华又问。  “他们虽然年龄大了,谁也不肯让着对方,经常打架!这几年父亲常年在外,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不多,还算好些!”陈玉婷仿佛有些不自然。  “刚刚你母亲提到的,那名学生与你父亲的关系怎么样?”方华看了看她。  “哦!他叫严力,是我父亲出色的一名学生。爸爸活着的时候还说‘要把一身本领都传授给他’像他那样热爱考古,并且能吃苦的学生,现在这个社会很难得。”陈玉婷脸上的泪痕渐干,此时略微有些泛红。  “他前一阵子是不是与陈教授去了西北?”方华敏锐地问道。  “是。父亲出事的前一天他还来过,然后就和爸爸一起出去了。今天上午他还来过。”陈玉婷说。  “陈教授去世的那天除了他,还有谁来过?”方华问。  “上午我的一个远房表哥来了,还有我的几个女同学,他们找我研究一个课题,我们聊得很晚,爸爸回来的时候她们还没走。”陈玉婷略微想了想说。  “嗯,一个问题。陈教授身体怎么样?”方华吸了一口气。  “其实爸爸的一直患有心脏病,这几年常年在外,严重了很多一直在用药物维持,我一直瞒着母亲。”陈玉婷说着眼中泪光闪动。  “嗯,好!我都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今天就这样吧!如果有需要我还会来找你。”方华起身告辞。一旁的林若秋飞快地记录完,合上笔记本也站起身来。  “好!如果还有什么要问的,到学校找我就好。”  从陈教授家出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回去警局的路上,方华脑海中一直回忆着下午的问答。林若秋开着车哼着流行音乐:“探长大人,接下来我们干嘛去?”“回去吃饭!”方华张口道。“啊?不查啦?”林若秋咬了一口巧克力说。“明天再说!”方华有些疲惫。“那我们明天去哪啊?”林若秋穷追不舍。“去e大学找陈教授的徒弟,还有事发那天去陈教授家里的那几个女生。”方华说完闭闭目养神。“yesr!哈哈”一脚油门,警车风一样的消失在马路上。  6月13号上午,方华与林若秋来到了e大学。“您好!我找严力同学。”方华在教室外对正在讲课的老师说。  “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严力习惯性的扶了扶鼻梁上的近视镜。  “我们是警察!有关陈教授的一些事情,想找你谈谈。”方华朗声说。  “哦!是这样啊。嗯,想谈什么?需要我和你们走么?”严力嘴唇干巴巴的,嗓音有些沙哑神色悲伤,不过很是配合。  “不用!就在这说吧。”方华脸上浮现一丝微笑。接着又问:“听说你是陈教授出色的学生?”  “呵!那是他老人家过奖了。哎......可怜玉婷就这样没了父亲。”严力伤感的说。  “你和陈玉婷关系很好么?”方华闻言马上问道,并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我只是在教授家里见过她几次。”严力说。  “陈教授只有她一个女儿么?”方华问。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好像听说,教授还有一个远房亲戚,是玉婷的表哥,以前住在他家。”严力有些不敢肯定。  “呵呵,你别紧张。这次我们是以私人身份前来的。”方华看了看严力说。严力笑了笑说:“我没事,可这毕竟涉及到教授的死。”  “陈玉婷的表哥为人怎么样?”方磊问。  “教授和我说过一次,那个人行为不端,品行很差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教授把他赶走了。”严力努力的回忆道。  “好了,就像你了解这些。回去上课吧,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方华说。  “嗯,谢谢!教授像父亲一样对我,只是他可能太累了,才会突发心脏病的。”严力悲伤的说道。方华看了看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回到车上,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林若秋急忙问:“探长大人,有什么发现?”表情夸张的看着方华。“开车吧。没什么重要发现。”方华随口说。“去哪?”林若秋问。“去工地找陈玉婷的表哥。”方华闭着眼睛说。车子发动慢慢前行,这时方华突然问:“那几个女同学有什么发现?”“嘿嘿,我就知道您会问我。咳咳!她们说‘陈教授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非常严肃,他的书房谁都不让进,以前陈教授的家人进去过一次,结果陈教授大发脾气。’别的就没什么了”林若秋神情有自豪转为低落。“这些她们是怎么知道的?”方华问。“哦,这个啊。她们都是玉婷的好朋友,是玉婷对她们说的。”林若秋说。方华闻言陷入沉思,脑海中把目前的线索一一结合,寻找着突破口。没过多久,隆隆的噪声越来越响,车子一停,方华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一座正在建造的大厦。  “您好!我们是警察,找鲁万财有事要问。”方华对着正在指挥工人干活的工头说。  “呦!警察同志,他没犯什么事吧?您先抽根烟,我这就给您找去。”方华皱着眉挥手谢绝,工头小跑着去找人来。  “鲁万财!鲁万财!你过来,有个警察同志找你。快点啊!”随着喊声出现的,是一个满身污泥的年轻人,一脸的横肉目测不是什么好人。  “警察叔叔!嘿嘿,找我啥事。我这几年老安稳了,可没干啥犯法的事啊!”方华还没问,鲁万财粗声粗气的说。  “你的姑父,e大学的陈松林教授去世了你知道么?”方华盯着他问。  “我可啥都没干啊!这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鲁万财一听这话有些着急,向前走了两步,挥着两只脏兮兮的大手说。林若秋见状眉头渐渐皱起,下意识后退两步:“没说有你的事,就是来问问你!”  “我知道,那天我去我姑家了。”鲁万财红着脸膛,看了看林若秋,低下头偷偷的看她。林若秋见了他那色迷迷的样子,登时闭嘴不说话了。  “那天你去干什么了?陈教授不是把你赶走了么?”方华问。  “我就进了他那破屋子一回,他就不让我在他家呆了,那天我要不是想看看玉婷妹子,我才不想去呢。”鲁万财越说声音越小。  “你为什么要进他的书房?他又为什么要赶你走?”方华问。  “我知道他是挖坟的教授,就想着他家肯定有值钱的玩意,就想倒腾俩出来卖俩钱花花。可是刚找着个破碗,他就进来了!骂了我一顿,说再也不让我去他家了。”鲁万财愤愤地说道。  “你喜欢陈玉婷?”方华问。  “你咋知道的?”方华用眼神凝视着他,鲁万财舔了舔嘴唇,才支支吾吾的说:“嗯,我是稀罕玉婷妹子。”方华看见他的样子叹了口气。  “你在这做什么工作?”方华又问。  “我啥也不会就会搬砖,挣的可少了!”鲁万财摔着头说。  “谢谢你了,回去工作吧!”方华皱着眉迅速转身离开了,林若秋如释重负,马上回去开车了。  回到警局,方华马上要求立案:“局长,陈松林并非自然死亡,我已经掌握所有证据,并知道凶手是谁了,这是详细方案请您审批。”局长看了看:“嗯!好,就按你说的办。”随即拿起电话:“去把陈玉婷母女,严力同学还有鲁万财,都请到局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若秋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探长,你就那么有把握啊?”方华微微一笑顿了顿:“一次小小的疏忽,也许你就不再是警察!”林若秋听得眼中直画圈:“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话音未落,警局的门开了......  “现在我来告诉大家,凶手就是——严力!”方华凝视着严力朗声说。此话一出,陈玉婷母女表情惊愕,鲁万财一副“本就没我什么事”的样子。半晌,  严力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您开什么玩笑?那是我的老师!您不要诬陷我。那天我不在场的。”  “我不会诬陷你!你的不在场证据非常完美,起初证据显示不是你,但后来我发现了你一丁点的疏忽。终虽有的证据都显示,凶手就是你!”  “方探长啊!这不能吧,小严和我老头子关系很好的。”陈太太有些不相信。而方华只是一笑并未回答。 共 61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软件 微商城一年赚多少钱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