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单身父亲将9岁女儿寄养旅馆再订婚让她喊叔

时间:2019-12-25 10:28: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单身父亲将9岁女儿寄养旅馆 再订婚让她喊叔叔

父亲称因供不起女儿读书才选择寄养,目前警方已资助女孩回学校

一个月前,因爸爸的收入支撑不了她上学,又担心“新妈妈”家里不认可她,9岁的小雪被爸爸送到邛崃回龙镇一家旅店中独自住下。在十几天的“独居”时间里,懂事勤快的小雪,受到了邻居们的喜爱。

如今在民警帮助下,小雪虽然回归学校继续读书,但这半个月的遭遇,无疑给她心里留下阴影。华西都市报请到成都军区总医院心理咨询师,为小雪进行了心理辅导,“表面开朗的她,内心其实留有伤痕。希望她重新找回属于她的无忧无虑。”

被寄旅店?

让人疼

4岁时生母过世爸爸再订婚让她喊“叔叔”

9岁的小雪(化名)是遂宁人,2008年跟爸妈来成都打工,一家人安顿在郫县安靖镇。2009年,父母一起做起拉货生意。那年夏天,一个雨夜的飞来横祸,瞬间击碎了这个家庭。当时罗敏和爱人开车去送货,在成南高速上,爱人下去在车尾给车加水。一辆卡车从后面呼啸撞上小货车,将她夹在中间,当场遇难,“娃娃当时还不满4岁,我骗她说妈妈出远门了。她似乎一下听懂了,哭得哄都哄不及。”

日子总要照旧。两年前,罗敏结识了比他小两岁的曹小姐,双方很快确定恋爱关系。关于小雪的存在,罗敏也坦诚相告,对方表示理解,但还是有顾虑。“她说她爸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答应我俩在一起。”

一年前,两人订婚,请双方家人吃了顿便饭,小雪也出现在席间。为了不让对方父母察觉,罗敏不得不让小雪喊自己叔叔,“她一直都没喊,只是埋头吃,好像没看到我一样。”今年春节过后,曹小姐只身去深圳打工,罗敏则在邛崃回龙镇找到一份运输奶牛饲料的工作,“每晚赶回安靖镇的学校看看小雪”。小雪已经二年级了,在镇里的成都文武学校寄宿读书。

供养不起女儿爸爸独留孩子在旅馆

今年4月初,因为种种原因,罗敏一直没拿到工资。除了房租吃穿,小雪这学期的学费更是没有着落。眼前的困境不知怎么解决,女朋友家人的压力又让他喘不过气,又一个不眠夜过后,罗敏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老板,我要让女儿住店。”罗敏说,自己没有收入,供不起女儿上学,公司宿舍又带不了娃娃。得知对方来意后,旅店老板蒲勇也很同情,愿意以每月一千元住宿费和300元生活费,包下小雪的吃住。谈妥后,罗敏掏出500元当做押金,转头离开。

当晚,蒲勇教小雪房间怎么锁,电视空调怎么用,又叮嘱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后,便回了不远处的家,“虽然离旅店很近,但还是一晚上睡不踏实,总担心娃娃怎么样了。”第二天,蒲勇主动把小雪带到家里,和两位老人住在一起,又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看着她狼吞虎咽,蒲勇却不是滋味,“毕竟有爸爸,老这样不是办法。”

随后几天,他给罗敏打了几次,但对方始终没再露面。

独居半月?

让人爱

她是小贴心

好心老板带她回家住张嘴喊老板“爸爸”

此后半个月,小雪只身一人住在蒲勇家,“懂事”“乖巧”“有礼貌”是一家人评价她最多的词语。

每次吃饭前,小雪都会主动承担起拿碗筷、搬凳子的任务。白天旅店有生意,她还会过去帮忙看店,“欢迎您”“请慢走”一类招呼,她喊得轻车熟路。一家人也喜欢她。小雪带的衣服,蒲勇的爱人检查了好几次,“冷了跟??说,给你买哈。”蒲勇15岁的儿子周末回家,也会陪这个“天降”的小妹妹耍个高兴。

可能是怕生或害羞,小雪开始不怎么爱叫人,有事也只是笑。三四天后的早上,蒲勇刚接了住店的客人,上楼开房门,就听到楼下传来几声清脆的女娃喊声,“爸爸,爸爸。”疑惑着下楼,看到小雪正站在楼下,眨着眼睛望着自己,蒲勇张了张嘴,没有答应,泪却直打转,“能感觉到娃娃多期待亲人的爱。”

整条街的人都爱她邻居动心想领养

以为小雪性格内向,没想到几天的时间,整条街她都熟络了。

这条街上都是做生意的铺面,商户很多十分热闹。小雪白天喜欢各家串门,没过多久,大家都晓得蒲勇家多了个“小精灵”。

“乖乖,你给她做女儿算了。”去得多了,邻居们偶尔会逗小雪。有一次又听到此话,小雪看了一眼谢燕分,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以为娃娃在开玩笑,没想到第二天,小雪一大早就来到店里,帮忙招呼生意,俨然店里的“小主人”。看到谢燕分下楼,小雪又赶紧倒了杯水递了过去。虽然只是玩笑,谢燕分还是动了心,“要不是娃娃还有生父,手续也没法办,我真的考虑过领养她。”

她有小脾气不洗袜子离家出走“爸爸”买玩具哄回家

毕竟是9岁的娃娃,小雪也时常使性子。平时换下的衣服,都是蒲勇的爱人给她洗。想到自己也算半个“养父”,有一次,蒲勇拿起小雪脱掉的袜子,告诉她要学会自己洗。几句下来,没想到小家伙激动起来,“不要洗,要我洗我就走了。”

蒲勇绷着脸没理,小雪则穿上鞋子走出家门。出门后,蒲勇推着自行车,偷偷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小雪似乎发现了“爸爸”跟在后面,索性撒欢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又停下望望,似乎故意让蒲勇追上。

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小雪一头钻了进去,任凭店员怎么劝也不出来。蒲勇进去安抚了许久,小雪终于抿嘴笑了,挤出几个字,“我要玩具。”

蒲勇哈哈大笑起来,牵起小雪,大步走进附近一家玩具店。几分钟后,小雪手里多了一个芭比娃娃,坐上“爸爸”自行车的后座,回了家。

民警送她回校读书已申请助学金

十几天的时间里,蒲勇几次给罗敏打,罗敏不是说在忙,就是没人接,从来没提过接走娃娃,也没露过面。

半个月前,回龙镇派出所民警邹文鑫对旅店进行消防安全例行检查,发现了这个小姑娘。得知情况后,邹文鑫联系到了罗敏。严厉指出罗敏的错误,又考虑了他的困境后,邹文鑫掏出5000元钱放在他手中,又把小雪送回了成都文武学校继续读书。

昨天上午,华西都市报在学校见到了刚下课的小雪和来看女儿的罗敏。校长刘业华说,小雪落下的课程比较多,班主任郭慧平每天都会给她“开小灶”,“已经替她申请了3000元助学金,学校会尽全力关心她。”

对话爸爸

从没想过丢弃娃娃

“在民警帮助下,娃娃回了学校读书,我特别感激。不管怎么样,我一定努力赚钱,把娃娃拉扯大。毕竟,亲情用什么也取代不了。我是她最亲的亲人,是她最大的依靠,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华西都市报:把娃娃放到旅店,是想丢弃她吗?

罗敏:绝对没有。上学供不起,她自己在家又不能没人照顾,所以只能出这个下策。我找了很多家旅店,一个一个的比较,听说这家旅店老板善良,家里人也多,相信肯定会照顾娃娃的。我当时准备,只要能拿到工资,找到一份稳定工作,就接娃娃回去。

华西都市报:当时为什么那么狠心?

罗敏:当时我确实走投无路,学校一学期的寄宿费是7000元,虽然已算不高,但我还是负担不起。运饲料工资每月只有1800元,老板还拖欠了我三个月,带娃娃到旅店时,我身上只剩600元。

华西都市报:女朋友怎么看你的娃娃?

罗敏:女朋友还是很理解我养娃娃,但也客观跟我说明了情况。她比我小两岁,没结过婚,家在农村观念又保守,就算她能接受,她爸妈也不接受,我们就只好瞒着她家。也没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心理辅导“爸爸这次走丢了”

孩子本性无忧无虑,但小雪失母又被父亲忽视的遭遇,幼小的心灵无疑受到伤害。昨天上午,华西都市报请到成都军区总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长、心理咨询师杨正辉,独家为小雪做了心理辅导。

为了让孩子放下戒备,杨正辉以“阿姨”的身份出现在小雪面前。“你家在那儿啊?”杨正辉问她,试图让她描绘心目中“家”的样子:“你的床有多大呀?是自己睡一间屋子吗?你最喜欢家里的什么东西呀?”小雪说:“我不晓得。”除了记得自己的小床“和学校里的差不多大”,她对家的概念几乎是茫然的。

对于这次的独居,杨正辉十分谨慎地提起,“爸爸这次走丢了吧?那么大个人还找不到回家的路,太不应该了,是么?”面对这个话题,小雪继续沉默。随后的五分钟里,小雪不说一个字,也不回答任何问题。

开朗活泼是假象她有戒备自闭倾向

杨正辉说,小雪开朗活泼的外表其实是假象,事实上,她拒绝沟通,戒备心很重,已经表现出了自闭倾向和暴力倾向:“她用乖巧、懂事的形象示人,可能是因为觉得这样更能博得大家的喜爱,这也是害怕被遗弃的一种表现。她逃避什么,就说明什么对她伤害最深。”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心理疏导和干预,小雪在进入青春期以后,有可能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

“爸爸才是你的亲人,爸爸才是你最踏实的依靠。”经过柔声细语的谆谆辅导,小雪最初的防备,已有了“化冰”的迹象,“虽然还很勉强,但是她从开始的躲避抵触,到愿意让爸爸牵手拥抱,说明还是踏出了第一步。”杨正辉说,接下来需要对小雪进行定时的心理疏导。

手记寄放,

也可能是心灵的“遗弃”

虽然走的时候留下了500元钱,虽然半个月的时间里偶尔还是能联系到,虽然由此民警称罗敏的行为构不成“遗弃罪”,但在给小雪带来的心灵伤痕上,这样的一种“寄放”,无疑等同于“遗弃”。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小雪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懵懂地生活着。虽然“养父”和邻居们对她无微不至,但没有亲人依靠的现实,仍然让她很多时刻煎熬着战栗着,本能地做出超出同龄娃娃的变通:嘴甜,帮忙看店……看似乖巧开朗的她,心里可能隐藏多少戒备与逃避。喊旅店老板一声爸爸,认真想给地砖店老板当女儿,小雪用看似稚气可爱的方式,回应着当初亲生父亲对自己的“寄放”。

经济和家庭甚至更多原因,都不能成为阻隔亲情的“堵点”。真心希望天下父母都能领略“天伦之乐”的古语,让类似的“寄放”消逝,让更多的不离不弃一世相随。

华西都市报 王静一实习杨雪摄影吴小川

儿童止咳药含不含防腐剂
退行性骨关节病的药物治疗
宝宝风热感冒吃什么冲剂
治疗颈椎病的好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